江西安防资讯网

安防行业资讯
江西地区安防资讯、资源分享
建筑智能化弱电、公共安全防范系统,一站式供货、设计、施工及维保。

女子防监控拍摄走光打伞上班被开除,索赔33万最终遭驳回!

更新时间:2021-07-02 17:12:44点击:

女子防监控拍摄走光打伞上班被开除,索赔33万最终遭驳回!(图1)
女子防监控拍摄走光打伞上班被开除,索赔33万最终遭驳回!(图2)
基本事实:
张某某于 2013 年 10 月 14 日入职深圳某公司工作,担任信贷管理部审批副经理。
2019 年 6 月 24 日, 公司在工作区域内安装了多个高清摄像头,其中一个摄像头位于张某某工位的上方,张某某认为该摄像头能够拍摄到其个人隐私,公司高管是男性,其所在位置易于走光,于是用两把伞遮挡该摄像头。公司通过人事经理两次口头与张某某就打伞行为进行沟通后,又于 2019 年 7 月 3 日、2019 年 7 月 4 日分别书面向张某某发送了《警告信》,在此情况下,张某某仍坚持在工位上撑伞达十多个工作日。
公司认为,张某某自 2019 年 6 月 24 日开始至 7月 17 日期间,为了逃避公司日常管理,故意将两把雨伞将工位全部遮挡,导致公司无法掌握其上班是在工作还是在玩手机,亦或是在从事其他与工作无关的事情。同时,其行为对其他员工造成严重负面影响,影响正常的办公环境,违背作为一个劳动者应遵守的最基本劳动纪律和行为准则。
2019 年 7 月 17 日,公司以张某某在工位上打伞严重违纪为由与张某某解除了劳动合同。
张某某认为,因其他方位的摄像头仍可清晰拍摄到其工位,其打伞的行为未影响到公司管理目的的实现,并无严重违纪或违反规章制度的行为,公司解除劳动合同的行为己构成违法解除,公司需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合计335124元。
案件历经仲裁、一审、二审、再审,最终由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进行最终裁定。
法院认为:
本案属劳动合同纠纷。根据张某某的申请再审事由及一、二审法院审理的情况分析,本案争议的焦点是张某某诉请领某公司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应否予支持问题。
关于领某公司在办公室安装监控摄像头是否侵犯张某某个人隐私问题。
从领某公司《通知》内容可以看到,领某公司安装监控摄像头的目的是为保证工作场所人、财、物的安全,且安装的区域是多人工作的公共场所,非劳动者的私人生活区域,且安装的位置也通常在墙角上方,领某公司安装监控摄像头属普遍公司正常行使用人单位监管权,其行为具有一定的合理性,并无不妥之处。张某某主张摄像头位于其头顶,易于拍摄到其隐私。但就其提供的照片等证据来具体分析,无法支持其上述主张。至于张某某所称高管是男性,其所在位置易于走光的问题,因其并未提供直接证据对此予以证明,一、二审法院对此不予采信正确。
关于张某某是否严重违反劳动纪律问题。
虽然劳动法等法律明确保护劳动者利益,但劳动者有义务遵守公司的劳动纪律。依据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本案张某某为了躲避监控摄像头坚持在工位上撑伞十多个工作日,期间,领某公司通过人事经理两次口头与其就打伞行为进行沟通,后又于2019年7月3日、4日分别书面向其发送了《警告信》,在此情况下,张某某仍我行我素,拒不改正和服从管理,作为公司中层管理干部,其行为不仅影响了公司的正常工作秩序,更给其他员工造成了不良的负面影响,二审法院认定张某某在工位上打伞的行为属于严重违反了公司劳动纪律的情形并无不妥,领某公司据此解除与张某某之间的劳动合同,合法合理。张某某诉请领某公司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缺乏理据,一、二审法院不予支持并无不当,本院予以认可。至于张某某主张的5000元律师费问题,根据张某某诉求支持比例,一审法院判决领某公司应向张某某支付律师费2467元已经明显超过法律规定的核算标准,张某某主张5000元的律师费缺乏依据。但鉴于领某公司对一审法院该判决结果未提出异议,二审法院予以照准,处理正确。综上,张某某的申请再审理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张某某的再审申请。


QQ在线咨询
技术咨询
15607994110
投拆建议
18879992858